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林周農場北京知青回憶七年歲月:那個多年前的罐頭瓶子裝滿思念

發佈時間:2021-07-02 10:08:00來源: 西藏日報


2009年,陽萍硯在曾經居住過的窯洞前。 圖由 陽萍硯 提供


陽萍硯。 圖由 陽萍硯 提供


1978年6月,朗欽(音)水庫大壩工地。 圖由 陽萍硯 提供


陽萍硯、吳小梅、白秀英。(從左至右) 圖由 陽萍硯 提供

  1977年5月30日,18歲的陽萍硯與其他12名北京知青一道,義無反顧地踏上一路向西的列車,來到西藏軍區生產建設師林周農場,成為一名知青。“當時,我們積極響應‘廣闊天地大有作為’‘到最艱苦的地方去’等號召,不顧親朋師長的反對,一心前往西藏。”在陽萍硯的回憶中,這段旅途充滿了艱辛與浪漫,但是在出發前,他們就已經做好了“不回來”的準備。

  進藏

  途中

  經歷雪夜被困五道梁

  14天長途跋涉抵達拉薩

  經過14天的長途跋涉,包括陽萍硯在內的來自北京的13名知青終於抵達拉薩城郊外。司機把車停在一條小河邊,知青們興高采烈地下了車,在冰涼的河水裏洗臉、梳頭,撣去身上的塵土。隨後,他們繼續上車,一路高歌進了拉薩城。

  這一路讓13名知青印象最深、最恐怖的是被困在五道梁山頂上的那個雪夜。“記得那天從下午開始一直飄着雪花,汽車小心翼翼地向山頂爬行。傍晚雪越下越大,天色漸漸黑了下來,天氣也越來越冷,汽車拋錨了。大家只好把隨身攜帶的所有衣服都穿上,用軍大衣緊緊裹在身上……就這樣終於熬到了天亮。在路過司機的幫助下,平安翻過海拔4618米的五道梁。”

  遙想44年前,一羣意氣風發、懷揣理想的18歲青年學生,沿着青藏公路翻越4座高山:崑崙山、風火山、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;跨過三條大河:通天河、沱沱河、楚瑪爾河。一路上吃鹹肉、脱水蔬菜和冷饅頭,常常沒水洗漱,但最終抵達一心向往的西藏。

  知青

  歲月

  與當地村民同吃同住

  高山放羊經歷讓她終生難忘

  剛到林周農場,陽萍硯便被嶄新的窯洞吸引:“這窯洞可真好看啊!”隨即,陽萍硯與另一位知青吳小梅被分配到離林周農場場部最遠的一分隊(現春堆鄉),與當地村民同吃同住。“我們住在大哥阿旺格桑家,與他家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”陽萍硯説。60多歲的阿媽每天天不亮就趕着羊羣出去了,直到晚上天黑才回家,天天如此。陽萍硯總覺得阿媽很辛苦又很神祕,好奇心驅使着她們,總想着哪天能跟阿媽一起去放羊。

  終於,阿旺格桑和阿媽答應讓陽萍硯和吳小梅去放一次羊,她倆高興得一晚上都沒睡好覺。為了二人出這趟“遠門”,前一天,阿旺格桑就把家裏最好最新鮮的糌粑裝了滿滿一羊皮口袋,還在裏邊特意放了些奶渣、紅糖和一小塊酥油。就這樣,帶着強烈的好奇心,她和吳小梅兩人上路。從家到山腳下,花了近兩個小時。陽萍硯和吳小梅高興地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一路走一路衝着遠處的羣山大聲喊叫着:大山,我們來啦!

  經過半個多小時,她們從山腳爬到了山頂。放下後背的筐,大口喘着粗氣。站在山頂上,眼前頓時一亮,一大片高山草甸映入眼簾。青青綠草間點綴着黃色白色紫色的小花,草甸下不時冒出涓涓小溪流過……“這一段經歷深深刻在了我的腦海裏,幾十年揮之不去,現在想起來還歷歷在目。”陽萍硯説。

  一份

  念想

  許多年前的罐頭瓶子

  成了一份維繫思念的信物

  這是一個玻璃罐頭瓶子的故事。

  1977年5月30日,陽萍硯從北京來西藏時,隨身帶着一瓶肉罐頭,肉吃完了,罐頭瓶子就用來裝白糖。1979年年初,陽萍硯被調到林周農場場部工作,這個罐頭瓶子無意中被留在了阿旺格桑家。

  1999年7月,陽萍硯回到闊別已久的林周農場。阿旺格桑的妻子多吉旺姆見到陽萍硯和吳小梅,三人十分激動,拉着手訴説着彼此的思念。忽然,多吉旺姆撇開她們,從廚房裏拿出一個罐頭瓶子,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説:“還認識這個嗎?”陽萍硯看着這個再普通不過的罐頭瓶子,想了半天説:“不記得了。”

  多吉旺姆雙手緊緊地捧着那個罐頭瓶子説:“這是當年你們離開我家時留下的,當時還有半瓶白糖呢!”白糖吃完了,多吉旺姆就把這個罐頭瓶子留下來,始終捨不得扔。每當想起陽萍硯和吳小梅時,就會拿出來看看。許多年過去了,沒想到當年的一個罐頭瓶子,竟然成了他們之間維繫思念的信物。

  無悔

  青春

  最美年華奉獻高原

  在林周農場一待就是七年

  從立志當一名知青,到與村民同吃同住,再到成為林周農場學校的一名語文老師,陽萍硯在林周農場一待就是7年,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華!那裏有她灑下的汗水淚水,有難以割捨的親情友情,有朝夕相處多年的藏族學生,有用土辦法為她治好臉上凍瘡的女孩,還有日夜牽掛的阿旺格桑一家人……

  “雪域高原上短暫的青春,培育了我堅強的意志品格和吃苦耐勞的精神,成為了我日後寶貴的精神財富。我為自己當初的選擇而欣慰,為無悔的青春而自豪。”採訪快結束時,陽萍硯激動地説。

(責編: 常邦麗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